南国彩票七星彩论坛-海南七星彩计划-海南七星彩论坛头尾

Baidu

南国彩票七星彩论坛-海南七星彩计划-海南七星彩论坛头尾 > 日本经济 >

日媒:日本“蛰居啃老族”无老可啃后引发一系

2019-06-17 13:23:36 日本经济172℃

  [环球网报道 记者 王欢]5月28日上午7时40分前后,在日本神奈川县川崎市,一群小学生正在路边排队准备上校车。51岁的岩崎隆一身穿黑衣,手持2把长刀,突然砍向学生。一时间尖叫四起,鲜血飞溅。司机发现之后大吼“你在干什么?!”,岩崎转身将刀刺向了自己的脖子。在这起事件之后的第4天,日本前农林水产省事务次官熊泽英昭在东京练马区的家里用刀杀死了自己的儿子熊泽英一郎。

  据《日本经济新闻》6月17日报道,这两起悲剧之间存在着某种“联系”,并且案件的主要人物都是中高年“蛰居族”。“蛰居族”相当于中国的“家里蹲”。虽然中国和日本的社会发展阶段不同,但日本“蛰居族”面临的问题对中国来说应该可以成为一种参考。

  被岩崎隆一刺死或刺伤的人高达20人,其中小学6年级女生栗林华子和一名男性家长小山智史死亡。警方调查后发现,岩崎隆一幼时父母离婚,与叔父和叔母生活在一起。岩崎长期没有工作,两位老人均已80多岁。

  被熊泽英昭杀死的儿子同样没有固定职业,整日在家中打游戏度日。据他供述,儿子曾经在家中对自己和妻子实施暴力,事发当日由于附近的小学举行运动会,儿子嫌弃太吵,并大叫要“杀了他们”。熊泽英昭说,当时想到了刚刚发生在川崎市的小学生杀伤事件,想着不能让儿子去危害他人,于是杀了他。

  日本内阁府将“蛰居族”定义为基本不走出自己房间或家里、除了因为兴趣和去附近便利店之外,不出门的状态超过6个月。此前,“蛰居族”被认为多数是15-39岁的年轻人,但在内阁府3月29日发表的调查显示,40-46岁的“蛰居族”推测达到61.3万人,超过了15-39岁的推测54.1万人。

  那么,为何日本会出现如此多的中高年“蛰居族”呢?《日本经济新闻》汇总了相关报道,揭示了日本中高年“蛰居族”出现的社会背景和面临的现状。

  在上世纪90年代末,日本泡沫经济破裂后,大量企业倒闭和裁员导致出现了“就职冰河期”。刚毕业的学生们找不到稳定的工作,无法在社会上立足,只能靠打零工度日,有的人甚至从此不再迈出家门,与社会隔绝。

  据日本内阁府的调查,开始成为“蛰居族”的年龄最多的是在60-64岁,占17%。但从20-24岁开始不出家门的人也占了13%。其中蛰居超过7年的占46.7%,将近一半。70%以上为男性。

  有的人从青少年时期就开始蛰居,也有人从退休之后因为失去了与社会的触点开始蛰居。其中,现在40-44岁的人开始蛰居的时期与就职时期重合。日本内阁府的负责人认为,有可能是“就职冰河期”产生的影响。

  1993-2004年期间,由于经济泡沫和金融系统的不稳定,很多日本企业只招聘应届毕业生。如今35-44岁左右的中年人赶上了当时的冰河期。而且这一代人口众多,2000年时日本未找到工作的毕业生达到了史上最多的12万人。毕业时未能找到工作的人又赶上了只招应届生的招聘惯例。据悉,到2015年,那些在2002年没找到工作的“冰河期世代”中的约40%仍然处于无业状态。其中的一部分人到现在就成为了中高年“蛰居族”。

  中高年“蛰居族”不断增多,于是引发了“8050问题”。也就是说,“蛰居族”的父母大部分已过了80岁,在家里闭门不出的孩子也已经50多岁,依靠父母退休金生活的“蛰居族”不得不面临这样一个现实:父母去世或者卧床需要照顾,失去一直以来的生活来源。

  正在失去生存空间的中高年“蛰居族”中,出现了岩崎隆一这样报复社会的人,还出现了熊泽英一郎这样被家人杀害的人。还有的人面对父母的离去,选择了一概不问和逃避。2018年11月,横滨市一名49岁的男子被警方以遗弃尸体罪逮捕。原因是其76岁的母亲在家突发急病去世,他因为“不擅长与人交流想让妹妹处理”,一直没有采取任何行动,任由尸体腐烂。据悉,男子多年没有工作,依靠母亲的收入生活。

  没有收入的中年孩子和80多岁的年迈父母成为了在社会上的“孤岛”。日本爱知教育大学的准教授川北捻说:“父母总觉得孩子有一天能走出家门,一直守护着孩子,但父母年纪日增,很多这样的家庭因为顾忌世人眼光,不肯对外求援,而在社会中被孤立”。

  川崎小学生杀害事件嫌疑人岩崎隆一的叔父曾经在2017年11月向市政府提出过咨询。当时,叔父想请护工来家里照顾自己,但“(岩崎)平时不会和我们说话,担心外面人进来之后他的反应”。在2019年1月,叔父和叔母给岩崎写了一封信。岩崎在回信中写道:“我的事情都是自己在做,凭什么说我是‘蛰居族’?”由于当时家人并没有提到暴力行为,叔父说再观察一下,市政府也就没有去接触岩崎。

  而杀了儿子的熊泽英昭甚至一次都没有与区政府的福祉部门联系过。比起青少年,中高年“蛰居族”面临的问题显然更加复杂。自身年龄增长带来的疾病、父母年迈需要照顾、父母去世失去生活来源、重新回到社会的困难度等,这些复杂的问题给政府的支援工作带来了重重困难。

  日本政府的“蛰居族”支援工作曾经主要以就职为中心。从2000年代初开始使用了“NEET(年轻无业者,也就是啃老族)”这一说法,在各地的青年支援中心提供面试指导和职场体验等服务。以短时间内提高就职率为主要目标,因此对象原则上在39岁以上,忽视了中高年“蛰居族”。据日本综合研究开发机构(NIRA)推算,随着冰河期时代的自由职业者和无业者不断高龄化,如果他们需要低保支援的话,日本政府必须要多支付累计20万亿日元。

  出于对此的不安,日本政府也针对“冰河期世代”采取了就职支援对策。政府将尝试制定支援体制,让再就业服务中心、大学、职业培训机构和经济团体全部参与进来,并计划写入2019年夏季公布的“经济财政运营和改革的基本方针”中。

  一些自治体的支援政策重点也从就职转向了为“蛰居族”打造容身之地。在北海道札幌市,NPO法人“Letter Post Friend Consultation network”受市政府委托,从2018年6月开始每月举办一次“蛰居族”聚会。很多工作人员都是曾经有过蛰居经历的人,以当事者的视角来倾听参加者的烦恼。人们在这里一起打扑克、聊天、下棋,慢慢地往外迈出一小步。

  但瑞穗综合研究所的主任研究员冈田丰认为:“应该在冰河期世代35岁之前采取对策,现在行动晚了10年”。日本经济界正在修改企业招聘应届生集中在春季的雇用惯例,解禁副业和允许在家办公等。雇用环境正在大幅转变的当下也许是解决“8050问题”最后的机会。

  《日本经济新闻》最后表示,中国似乎还不用担心“8050问题”,但也并不意味着可以隔岸观火。近年来,中国经济在高速增长期之后开始减速,在趋于严峻的就业环境下,不难想象也会出现找不到工作的毕业生。“家里蹲”在中国早已不是新词,近年来还出现了“三和大神(指在深圳龙华区三和人才市场附近靠日结散工过活的人)”等被社会边缘化的群体。将邻国的发展经历当做他山之石,对比自身情况,或许能够避免试错,防患未然。

搜索
网站分类